知识中心

阿里云:用数字驱动世界

2019-03-23 19:36:47 mimukeji
阿里云:用数字驱动世界

文/ 邱月烨

在推动传统企业互联网化转型的过程中,有很多选择,也有很多模式,究竟哪一种路径能够带来更成功的互联网化转型?

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博士说:“如何定义互联网企业,它需要满足两个特征,一是要有云计算,二是要在云计算的基础上用数据来优化业务。”在他看来,很多人依然只是将互联网视为一个渠道,而不是思路和生意模式的转变。

2009年9月,在马云的支持下,王坚创建阿里云计算公司并任总裁,领导团队自主研发了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飞天”,完成了云计算公共服务的商业化。同年提出并主导了阿里巴巴集团的去“IOE”战略。2010年,他又率领团队,孵化并打造了YunOS,建立起商业化的操作系统平台,用于手机、汽车、电视等智能设备。

2015年10月,阿里在杭州召开了首届云栖大会——前身是阿里云开发大会。在这次会议上,马云发表了“计算能力将会成为一种生产能力,而数据将会成为最大的生产资料,会成为像水、电、石油一样的公共资源”这一广为流传的观点。

随后每一年,马云不停在云栖大会上抛出新概念:2016年,马云提出著名的“五新”战略(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2017年,马云宣布成立达摩院;2018年,马云重提“新制造”。

阿里云向传统行业推进的步伐也跟随着马云的大战略,承担着阿里to B、to G输出技术与服务的重担,逐渐席卷从金融业到零售业到制造业,再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进军实体经济

2018年11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2019财年第二季度(2018年7月至9月底)业绩,阿里云业务季度营收达到56.67亿元,整个上半财年营收首次突破100亿元,亚洲市场第一的领先优势继续扩大。

美国权威机构Gartner统计,阿里云的营收规模连续两年位居全球云计算厂商前三。在国内,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位居首位,甚至超过二至五名的总和,其中包括腾讯、百度。

阿里云高增速的背后,是产品的快速更迭和出新。以2019财年第二季度为例,阿里云推出了600多种新产品和功能,涉及专有云产品开发、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应用创新、安全及IoT物联网服务的提高,比如ET工业大脑开放平台、全链路生态服务的LoRa物联网、企业级区块链BaaS服务以及全面升级的飞天2.0云计算操作系统等。

在阿里内部,阿里云最早的实践是支付宝或者说蚂蚁金服,帮助支付宝度过数次“双十一”交易洪峰。

在外部,互联网公司是最早接受云概念的,例如微博,其特点是业务高峰不可预知且不可估算,每次遇到热点事件和重大活动,微博会因瞬时极高的访问量而造成瘫痪。云的弹性特点完美解决了这一问题,可以对峰值流量的挑战进行快速调整和扩容。新浪微博首席技术官刘子正曾表示,使用阿里云让新浪微博至少节省了1400台服务器。

近两年,阿里云的触角逐渐从线上走到实体经济。2018年11月22日,在广东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正式发布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该平台立足广东,辐射粤港澳大湾区,帮助广东打造新能源、电气装备等八大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

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是阿里云的三驾马车,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即构筑于三者之上,基于此打通制造型企业的信息化系统,利用工业IoT梳理制造企业的供研产销全链路数据,在云端构建工业大数据平台,并通过ET工业大脑对数据进行加工分析,优化制造流程。

目前,海油发展、京信通信、瀚蓝环境、迪森热能等广东制造企业已经采用飞龙平台。事实上,早在2016年,阿里云的工程师就进入工厂车间,与协鑫光伏、中策橡胶等行业龙头合作。

“两年多前,当所有人争论实体经济、虚拟经济时,阿里云的工程师们看到了实体经济中最有潜力、最有挑战的地方:数据特别密集,智能特别匮乏;数据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慢。”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闵万里说。

以光伏产业为例,闵万里介绍,阿里云已从最早期的单点智能、工厂里走到整个生产流程环节,已实现从切片到电池组车间全链路的打通。“智能的起点是一个流程当中很小的环节,但最终顺着数据流的上行和下行并贯穿始终的时候,价值链实现了百分之百的覆盖。”

协鑫光伏良品率提升1%,一年多赚上亿;中策橡胶提升混炼胶平均合格率3%-5%,一年多赚几千万;恒逸石化的锅炉燃煤发电效率提升了2.6%,每年节煤有数千万元的收入。“当你讲清楚价值的时候,制造企业都抢着上云。”闵万里说。

阿里云通过不断的案例积累和学习,逐渐形成了针对不同行业的“算法包”,闵万里将其称为“经验数据化”。“凡是依赖‘老师傅’的经验,而且具有高度重复性的工作,都有可能用算法的方式去学会‘老师傅’的经验,而且超越他。就像谷歌的阿尔法狗下围棋,它能够学习所有九段棋手的棋谱,因为看得快算得快,一夜之间就成了十段。”

但这其中涉及到数据机密的问题:领先的企业是否愿意与其他公司分享自己的经验?闵万里认为这个担忧不成立。“一个医生给你看了病,医生的经验增长了,之后他再去给另外一个人看病,你不准他去看吗?不会把他的数据、参数泄露出去,我提炼的是知识和控制的机理。‘老师傅’会跳槽,没带走任何东西,只有他的脑袋。”

目前,在飞龙平台上形成“算法包”的行业涉及广东八大互联网产业集群,包括新能源产业、汽车及零部件产业、电器装备产业、LED灯具产业、日用化工品产业、小家电产业。“算法包是有行业属性的,光伏的不能用到电力的,不能用到钢铁的。八大行业的案例我们全都做过,里面的能力模块都提炼成行业模块,行业模块就放在工业物联网平台上,只要行业对应开发者就能用。”

此外,ET工业大脑还在平台上与合作伙伴、开发者共同赋能,让中小企业也能受惠于人工智能技术。黑格科技是一家由7位90后常春藤大学毕业生创办的公司,聚焦3D打印应用和数字化智能制造技术。如牙齿打印这个领域,以往只能通过经验来控制3D打印固化物与树脂槽底的逐层分离,是个难点。飞龙平台上的ET工业大脑可以分析剥离过程中的层面积、层曝光时间、材料耗损等多达15个维度的关键因素,智能推荐合适的剥离力参数,使黑格科技的整体打印时间缩短40%。这也是3D打印行业史上第一次基于人工智能技术提高打印效率。

看得见的云

摄像头越来越多,道路越来越堵,这是目前很多大城市的通病。但在杭州,这样的现象现在几乎不复存在。一个最直观的数据是,在全国最拥堵城市排行榜上,杭州从2016年第5名下降到第57名。这一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16年阿里云在杭州启动的“城市大脑”建设。

阿里巴巴很早就判断产业互联网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云计算等新技术会给各个产业带来巨大的提升机会,并将成为经济转型的重要爆发点,并为这一天的到来进行了长达6年的技术部署。

在2018年的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前总裁胡晓明表示:“前20年互联网的发展实现了人和服务的连接,后面20年将由to C的互联网驱动to B和to G的改变。为什么我们今天要推行城市大脑?因为消费者都在通过互联网获取服务,无论是零售、制造、金融、城市管理,都要围绕着消费者的改变而改变。产业互联网一定是一个大生态、大机会,在未来的20年持续成长。”

目前,杭州城市大脑2.0已经覆盖杭州市420平方公里,过去一年管辖范围扩大了28倍;涵盖20多个部门、100多个系统,首次实现了城市数据的汇聚、融合、计算,打破了城市数据孤岛;优化了1300个红绿灯路口,占大杭州路口总数1/4,其中一半路口无人调控,同时接入4500路视频。

当一辆救护车开始出发后,计算便开始了:高德地图、GPS 卫星导航、路面磁感线圈、1300 个路口摄像头同时开动,为这辆救护车勘探最快路线;GPS 传回实时数据,后台根据辅助数据纠偏,锚定救护车每一刻的精确位置;救护车将要经过的沿途,车辆情况被实时计算,确保路口绿灯提前亮起,在救护车通过之前,刚好所有社会车辆已经行驶一空……就这样,一辆救护车在不闯红灯的前提下,到达救护地点的时间缩短50%,从过去的 15 分钟降到现在的 7-8 分钟。

城市交通是城市大脑最早切入的领域之一,解决了交通工程实践几十年未曾突破的根本问题:第一次实现了城市生命体从主动脉至毛细血管的多层次实时全息量化透视,如对在途车辆数的实时计算,得到同一时间处于行驶状态的机动车数。

城市大脑2.0还有一个重大突破,通过手持的移动终端,大脑可以直接指挥杭州市200多名交警,如派交警机动队现场处置交通事故等,目前城市大脑报警已占全部警情96%以上。

王坚是城市大脑的主导人之一,他时常拿美国波士顿的 “Big Dig”项目作为反例:当时波士顿城区的交通不好,于是修地下隧道,不到20英里的路花了160亿美元和整整20年。“杭州做了一件事情,就是不修路,让交通能畅通起来。”王坚说。

王坚对城市大脑寄予厚望,远不止交通。作为城市重要的基础设施,城市大脑未来还可能会在城市治理、城市安全、医疗健康等社会全领域发挥基础性作用。

对于to G服务,胡晓明强调,数据属于政府。“阿里巴巴不会碰任何数据,提供的是技术能力,我们协同政府一起制定关于政府数据开放的标准、能力,但是以政府为主,我们仅仅提供服务。”

胡晓明也希望将城市大脑从杭州推向更多城市,“这个推动不是因为阿里要做生意,而是城市的方方面面都应该以数据驱动创新,带动变革”。

阿里云优惠新机+优惠券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WWW.51MIMU.COM,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 广州米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8145377号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园东路2191号时代新世界中心南塔21楼07、08单元 电话:020-22822927
14737363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