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助力复工复产

知识中心

阿里创新事业群创新投资负责人邓兆俊:做孵化创新,不追风口而应创造“风口”-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2019-12-12 00:00:00 mimukeji

最新阿里云优惠

image.png

12月10~11日,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新势力·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在《互联网公司做孵化创新,最看重什么》的主题演讲中,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创新投资负责人邓兆俊,以印度短视频社区产品VMate为例,分享了公司孵化一项创新业务的侧重点和对“出海”创新机遇的理解。

VMate由UC于2017年底在印度创立,是一款面向印度年轻人的短视频UGC内容社区产品,主打普通人的生活纪录和分享。

尽管印度短视频市场起步不久,但却备受中国互联网公司青睐。其大量的人口基数、低价流量套餐与重度视频消费习惯,都为短视频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邓兆俊表示,作为阿里巴巴创新事业群旗下的一款产品,阿里对于创新项目的管理,是把机会给到喜欢创新的人,通过深入、有特色的投后管理,来解决创新问题。

谈及出海项目,邓兆俊提到,VMate团队“不追求DAU”的态度,给了其在印度很大的成长空间。

此外,项目出海并非简单的模仿,而是基于当地市场的需求,从用户出发解决实际痛点,“我们不追逐风口而是去创造‘风口’,根据用户需求开展相应项目”。

谈及出海创新,邓兆俊认为有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寻找海外的用户价值,他们需要怎样的东西——这是最有价值的创新。

再就是反观国内已有的APP,比如在衣食住行、社交等领域,寻找印度、东南亚市场所没有的,都可以尝试发起新赛道。

第二,从已有的产品里寻找新机会。“无论是抖音还是快手,与两年前相比,其实都很不一样,它的媒体属性、社交属性都在改变,这里面也可能是机会所在之处”。

第三,寻找00后用户的消费潜力。

为了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重新蓄力,2019年,猎云网携全新品牌“新势力(New Force Summit)”亮相。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

此次盛典上,猎云网将通过六个版块分享创业者和投资人在智能制造、文娱、零售、医疗、教育、汽车等领域的启发性的观点和行业前瞻,围绕多个维度,分享科技和产业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握未来新方向。

以下为邓兆俊演讲实录,猎云网整理:

大家好,我来自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的邓兆俊。作为阿里巴巴20多个事业群之一,我们肩负着阿里巴巴创新与造风的责任。同时作为创新推进办公室的负责人,我不仅关注外部市场,在内部我也有投资孵化、投后管理的职责。所以跟刚才的创业型嘉宾相比,我们是投资人,同时也是项目管理人。

先跟大家分享下我们创新事业群的产品VMate。

简单来讲这是一款面向印度普通消费者的短视频社区产品,目前VMate的全球下载量排行第18,MAU已经达到5000万。从市场投放角度看,我们花出去的费用,可能只是竞品的几十分之一到几百分之一。

有人会问,阿里巴巴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做投放?实际上,我们把钱花在了更重要的地方上,比如我们的地推人员与本地化的运营人员的数量是竞品的很多倍。

我们为什么这样做,而不花大把的钱买量,就在于我们的价值观。VMate是想为印度人民提供平等交流的媒体或者平台。

在我们做不到这一点之前,我们觉得,任何投放都是扩大在不清晰道路上的“加速”。虽然这种“超快感”能给我们带来一些业绩方面的收益,但其实满足不了我们真正的价值观——就是满足用户的需求。

截屏2019-12-12上午10.28.32.png

举个例子,一个叫Kajul的普通印度女孩,她在VMate上有30万的粉丝,她通过拍自己开拖拉机、下地种田这样的短视频,能给自己每个月带来一两万的人民币收入。我们知道,印度GDP是中国五分之一,印度人的平均工资是一千多人民币。

在这个GDP不高的国家里面的“下沉”市场中,一两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对很多家庭来说是家庭总收入——这样的收入,Kajul在做短视频之前,是不敢想象的。所以,VMate改变了她自己家庭和她所居住的村庄,开启了印度本地人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可能会有人问我们,当初项目是如何立项做VMate的。

数据显示,UC在印度成为继Facebook、Google之外的第三大生态型互联网应用平台。在UC浏览器国际版中,我们做了很多文字、图片的搜索类目。我们发现,印度的多元化程度非常复杂,比如他们有40个语种,而且不同地区的方言有属于自己的语言体系。当各种各样的语言交杂在一起时,这些语言很难用统一的文字去实现人与内容之间的正常交流。

所以,我们发现信息流在那边是有局限性的。

于是,我们就选择了用短视频这种表达方式更直接的把人和内容连接在一起,至少它突破了文字的局限性。

可能有的公司选择降维打法,国内有什么,国外就做什么。当然思维方式的不一样,最后谁赢谁输也不能确定。但是我们立项是要通过当地市场的需求评估,解决用户的痛点完成VMate立项,我们现在有5000万的MAU,包括留存等数据都保持比较稳定的发展态势。

下面再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创新事业群。

除了VMate,我们还有国内首款弹唱App唱鸭,这是00后用户中一款非常火的唱歌软件,此外包括天猫精灵、夸克搜索也都是我们的产品,在其他领域,我们也还在继续探索新的赛道和产品。

为什么选择这些赛道?我们所有的创新都不是因为别人做了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而是我们对于市场、对于用户的分析,觉得我们应该投入人力、财力去做这样的事情。

逍遥子在不同的场合说过,我们不追逐风口,我们要创造风口。当我们发现用户有新的需求,而我们的能力也可以满足用户需求后,才会启动项目。

我们的管理过程与很多投资机构不一样的是,很多投资机构是三分投,七分管。

我们是既有外部投资也有内部孵化,阿里巴巴有很多潜力型人才,我们也有相应的创新机制,一种人愿意做成熟业务,另外一种人喜欢创新,我们给机会。

第三种我们通过外部投资,来解决我们的创新的问题。但是我们也没有把这种方式提到很重要的位置,因为我们觉得把每个项目做好,大家觉得创投A轮到IPO成功概率2%,我们认为成功的数据跑起来,差不多有50%。

大家可以看到从小到大我们的管理就是OKR+PDCA一起进行,OKR是强目标管理的管理方式,可以用来管理项目的一号位,也可以用来投资,PDCA则是不停试错的过程。

有哪个项目从一开始的定位,特别是今天门槛那么低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中,今天定位,半年之后就可以成,一年之后跟当初我画的蓝图一模一样?当然也有,个别的企业,包括快手、抖音都是这样的,但是大多数投的项目都是中途不停地变,又想变,又不想变的话,就是用OKR+PDCA,定一个目标,定一个标准,三个月、六个月能不能做到,做不到的话,目标定错了,我们改。

再就是做不到,团队没问题,这不是简单的换方向,从餐饮变成房地产。所以OKR非常有用。PDCA是配合OKR,OKR在一个月、两个月内改。把这个跑通了,我们投资项目成功率会高很多。

还有一个机制,大家说在阿里巴巴创新有什么样的机制激励他们?

像VMate是今年拿到阿里巴巴集团1亿美金的投资。我们很多业务在做到一定阶段之后都会分拆做到一个独立法人,独立法人有自己独立的股权。所以,与阿里巴巴的关系是投资关系。

跟大家聊一下还有哪些创新机会在哪里。

第一,出海。出海有两种思路,一是寻找海外的用户价值,他们需要怎样的产品——这是最有价值的创新。

你会发现他们缺的很多产品,我们都是已经有的。

再就是简单粗暴,把中国已经有的APP列出来,衣食住行、社交等,再把印度、东南亚市场里缺失的产品列一下,这些都可以做的。

也许一棒子打不到底,但出海是一个好方向,UC浏览器在当地的用户量就非常大。

第二,UGC社区。大家看今天的抖音、快手,与两年前的抖音、快手,其实很不一样,它的媒体属性、社交属性都在改变,这里面我们觉得也可能是机会。

第三,寻找00后用户的消费潜力。大家可以多接触一下伴随手机成长的00户,首先,他们是有一定的消费能力。第二,他们的自传播性非常强,只是我们不懂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产品。

最后,我们做任何的立项也好,只问两个问题:你能解决用户什么痛点?用户为什么要用你的产品?

包括VMate拿到阿里投资的时候,我们做了一年,一年当中从来没有认真地汇报过任何DAU、KPI、留存,大家觉得很奇怪,不汇报DAU汇报什么。

我们汇报产品有什么样的功能,满足了印度人的什么样的需求。

谢谢大家!

转自创头条,原文链接为:http://www.ctoutiao.com/2563420.html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WWW.51MIMU.COM,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 广州米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8145377号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广园东路2191号时代新世界中心南塔21楼07、08单元 电话:020-22822863